今天是
文化建设
游棣花古镇 感平凹文化
发布时间:2019-04-29 15:20:07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      来源:房管所       作者:王宇倩
       “在陕西东南,沿着丹江往下走,到了丹凤县和商县交界的地方有个叫棣花街的村镇,那就是我的家乡。我出生在那里,并一直长到了十九岁……”
-贾平凹《秦腔》
       自小,就是读着贾平凹先生的小说长大,对先生充满了无限的敬仰。后来,知道“棣花古镇”这个地名,也源于贾先生和他的文章,书中的描述让我对这片土地产生了好奇与向往,直到4月20日单位组织的这次春游,终于满足了我对这座小镇的无限遐想。
       烟雨蒙蒙的初春,经过穿越了无数的秦岭隧道,一下高速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贾平凹题写的“商於古道,宋金古城”八个大字的金色招牌,显得格外苍劲有力。穿过宋金门楼,就正式走进了棣花古镇。天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,整个古镇还没有多少行人,显得整个街道宽阔而又静谧。我和同事们感慨到真是难得机会,可以享受清净,能沉下心来细细品味古镇的每一处景观。
       漫步在宋金街道,街道两旁满目的灰瓦翘檐、金色木格门窗、土色的马头山墙,还有那随风招展的彩旗,别具一格的门楼,茶铺、棋琴书画店铺,大到街道、建筑、店铺、彩旗……小到一砖一瓦、一块招牌、一个雕塑、一个文字……每一处都充满了文化相融的古镇风情,似乎向人们诉说着这座古城的文化和故事。这独特的古镇风格背后到底有怎样的历史?当听地村民骄傲地讲述,原来位于大山深处的棣花古镇曾是北通秦晋、南连吴楚的要塞,是重要的商淤古道、宋金边城。有无数文人墨客李白、杜甫、王维、韩愈、白居易在此驻留过。正是由于秦、楚、宋、唐、宋金等多种文化形态相互碰撞、融合,才形成了这历史与文化、民风与民俗相映生辉的古镇风情。
       如此神奇的混搭,才能造就出如此的非凡气质。千年之后,在这样人杰地灵的小镇才能哺育出一位扬名中外的文学巨匠贾平凹!
       沿台阶而上,“平凹老宅”就屹立在老街之上。门口有一块巨石卧在灰色的石砖和草丛之中,石头旁边立有一块儿木板,上面刻有贾平凹散文《丑石》的全文。早在读书时代,我就读过这篇美文,文中“丑到极处,便是美到极处”这句话,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老宅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四合院,充满着一番质朴的韵味。卧室里摆放着贾平凹父母的遗照和香炉,屋里墙上有照片,还陈设着贾平凹曾经使用过的东西,有衣物、书包、农具、水杯等实物。通过这些照片和实物,可以看出贾平凹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,生活非常朴素与艰辛。
       怀着敬仰的心情继续迈入贾平凹文学艺术馆、影像馆、书画馆,馆里珍藏着一些贾平凹成长历程和生命过往的珍贵图片、资料。我仔细地观看墙上的每一篇作品和图片,陈设展览的实物,无不为之而深深感动,油然而生发自肺腑的钦佩、敬仰。在我那孤陋寡闻的印象中,只知道贾平凹似乎只有《废都》、《高兴》、《白鹿原》。哪还知道,除过这些外,还诸如《白夜》、《土门》、《高老庄》》等60多部作品。不由得赞叹起贾平凹的勤奋、执着。这一本本珍贵的文集,一幅幅照片,一下子让我们看到了贾平凹虽然生活艰辛,但持之以恒地不懈努力,对文学执著求索,通过顽强的努力一步步成长实现自己的梦想,成为文学巨匠。此时,我才能真正体会真正的“平凹文化”,更能体会一个陕西汉子对家乡那一缕浓浓的乡情。
       从贾平凹馆出来,就来到了刘高兴的家。刘高兴是贾平凹长篇小说《高兴》里的主人公,他的生活没有因为小说而产生变化。我们同他亲切的交谈起来,听他讲述自己小时候和平凹先生的故事,被深深地感染、陶醉着。
       雨后的棣花古镇,古朴清新。游棣花古镇,就会被它的古代历史文化所感染,被它的古风古韵所熏陶,被它的历史沉淀所震撼,更重要的是会恍然大悟到贾平凹这棵参天文学大树,为何如此根深叶茂充满勃勃生机,“平凹文化”为何会迅速影响到陕西、秦岭、乃至全中国。
 

下一篇:主动思考解决问题 上一篇:王顺山春游记

地址:西安市碑林区友谊东路334号   邮编:710054   电话:029-87604110/87604444
建议使用IE7.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   显示器分辨率1024*768及以上  以获得最佳浏览效果
版权信息:陕西测绘地理信息局后勤服务中心  陕ICP备10203202号   技术支持:西安·千尚
 
陕ICP备10203202号-1

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169号